首页 > 古文典籍 > 智囊 > 第十部 杂智

杂智·萤火之智

冯梦龙

杂智·萤火之智 冯梦龙

【原文】
熠熠隙光,分于全曜①。萤火难嘘,囊之亦照。我怀海若②,取喻行潦。集“小慧”。

【注释】
①曜:日光。
②海若:像大海一样。

【译文】
一丝光线虽然微弱,也是阳光的一部分。萤火虫所发出的光芒虽然微小,可是用布囊收集起来之后也可以用来照明。我虽然胸怀江海,也不会嫌弃雨后的水洼。因此集成“小慧”卷。

韩昭侯 子之
【原文】
韩昭侯①握爪而佯亡一爪,求之甚急。左右因割其爪而效之,昭侯以此察左右之诚。
子之②相燕,坐而佯言曰:“走出门者何白马也。”左右皆言不见,有一人走追之,报曰:“有。”子之以此知左右之不诚信。

【注释】
①韩昭侯:战国时韩国的国君。
②子之:战国时燕王哙用子之为相,后来禅位于子之。

【译文】
一天,韩昭侯与属下亲信一起吃瓜,他故意将手中的瓜掉在地上,然后表示惋惜。属下立即将自己手中的瓜分献给韩昭侯。韩昭侯借此举考察属下对他的忠诚。
子之为燕相时,一天坐在厅堂上故意说:“刚才在门外一闪而逝的是一匹白马吗?”左右亲信都说没看见,只有一人追出门外,回来时禀报说:“确实有一匹白马。”子之借这事考察左右是否对他忠实。

江西术士
【原文】
赵王李德诚①镇江西。有日者②,自称世人贵贱,一见辄分。王使女妓数人与其妻滕国君同妆梳服饰,立庭中,请辨良贱,客俯躬而进曰:“国君头上有黄云。”群妓不觉皆仰视,日者因指所视者为国君。

【注释】
①李德诚:五代时人,曾任镇南节度使,后封赵王。
②日者:占卜相面的人。

【译文】
赵王李德诚治理江西时,有个卜卦的术士自称能一眼看出他人身份的贵贱。赵王想试测他,就找来几名妓女,让她们和自己的王后都穿上同样的服饰,打扮好后站在前庭,让术士分辨谁贵谁贱。术士走近她们,俯身轻声说:“王后的头顶会有黄云。”话才说完,妓女们不约而同地都朝王后头上看,结果术士立刻指出王后来。

俞羡章
【原文】
吴中镂书①多利,而甚苦翻刻②。俞羡章刻《唐类函》将成,先出讼牒③,谬言新印书若干,载往某处,被盗劫去,乞官为捕之,因出赏格,募盗书贼。由是《类函》盛行,无敢翻者。

【注释】
①镂书:雕版印书。
②甚苦翻刻:因盗印而很苦恼。
③讼牒:诉状。

【译文】
吴中地方出版商的利润很大,因此从事翻刻(即今日的盗印)的人也特别多,为此出版商相当苦恼。俞羡章所编著的《唐类函》,尚未出版,他便一状告到官府,假称他的新书出版后,用车载往他处时遭盗匪劫走,希望官府派吏卒缉捕盗匪,他并且出钱悬赏缉捕盗书贼。这件事轰动一时,结果使《唐类函》大为畅销,而且也没有书局再敢翻刻。

黠童子
【原文】
一童子随主人宦游。从县中索骑,彼所值①甚驽下。望后来人得骏马,驰而来,手握缰绳,佯泣于马上。后来问曰:“何泣也?”曰:“吾马奔逸绝尘,深惧其泛驾②而伤我也。”后来以为稚弱可信,意此马更佳,乃下地与之易。童子既得马,策而去,后来人乘马,始悟其欺,追之不及。

【注释】
①所值:所分配到的。
②泛驾:翻车。

【译文】
有一童子随主人四处求官。但童子所骑的马不好,想换一匹好马。他远远看见有个人骑着一匹骏马急驰而来,心生一计,就手握着缰绳假意哭泣起来,来人见童子哭得伤心,就问童子为何哭泣。童子说:“我的马儿跑起来速度奇快,是匹好马,但我担心无法控制它而伤到自己,所以不知道怎么办?”来人见童子年幼,不致骗人,于是贪念大起,心想童子的马比自己的好,就下马表示愿意与童子交换。童子换了马便急驰而去,那人骑上童子的驽马,才知道受骗上当,但已追不上了。

智胜力
【原文】
王卞于军中置宴。一角牴夫①甚魁岸,负大力,诸健卒与较,悉不敌。坐间一秀才自言能胜之,乃以左指略展,魁岸者辄倒。卞以为神,叩其故。秀才云:“此人怕酱,预得之同伴;先入厨,求得少许酱,彼见辄倒耳。”

【注释】
①角牴夫:摔跤手。

【译文】
王卞在军中设宴款待宾客。有一位摔跤手体格魁梧,力气大,很多健壮的士兵和他较量,都敌不过。席间有位秀才自夸自己可以战胜这位力士,秀才略伸出左指,力士就倒在地上起不来了。王卞大为惊讶,以为秀才是个神人,叩问他原因,秀才说:“他怕酱汁,我事先从他同伴那里得知,因此我先到厨房里要了一些酱汁,他看到我手上沾有酱汁,自己就倒在了地上。”

定远弓手
【原文】
濠州定远县一弓手善用矛。有一偷亦精此技,每欲与决生死。一日,弓手因事至村,值偷适在市饮,势不可避,遂曳矛而斗。观者如堵。久之,各未能进,弓手忽谓偷曰:“尉至矣,我与你皆健者,汝敢与我尉前决生死乎?”偷曰:“诺。”弓手应声刺之而毙,盖乘其隙也。
又有人曾遇强寇,斗方接刃,寇先含水满口,忽噀①其面,其人愕然,刃已揕②胸。后有一壮士复与寇遇,已先知噀水之事,寇复用之,反为所刺。

【注释】
①噀:喷。
②揕:刺入。

【译文】
濠州定远县有一名弓箭手善于用矛,有一个小偷儿也是个使用矛的好手,两个人一直都想找个机会决出胜负。一天,弓箭手有事到村中,正好遇到这个小偷儿在集市喝酒,两个人相见后形势无法避让,于是各自拿矛决斗,围观的人形成了一堵人墙。两个人缠斗了很长时间,却一直不能分出胜负。弓箭手突然对小偷儿说:“县尉来了,我和你都是勇健之人,你敢和我在县尉面前决一生死吗?”小偷儿说:“好啊!”弓箭手却应声刺向小偷儿,小偷儿应声倒地毙命。
又有一人曾经遇到了强盗,两人挥刀打斗的时候,没想到强盗含了一口水,吐向那个人的脸上,那人正在为强盗的举动惊愕不已之时,胸前已经中了一刀。后来有位壮士又遇到了这个强盗,由于已经听说吐水的事,强盗重施故伎时,反被壮士刺杀。

王守仁
【原文】
王守仁王阳明年十二,继母待之不慈。父官京师,公度不能免。以母信佛,乃夜潜起,列五托子①于室门。母晨兴,见而心悸。他日复如之,母愈骇,然犹不悛也。公乃于郊外访射鸟者,得一异形鸟,生置母衾内,母整衾,见怪鸟飞去。大惧,召巫媪问之。公怀金赂媪,诈言:“王状元前室责母虐其遗婴,今诉于天,遣阴兵收汝魂魄,衾中之鸟是也。”后母大恸,叩头谢不敢,公亦泣拜良久。巫故作恨恨,乃蹶然苏。自是母性骤改。

【注释】
①托子:高脚有托盘的器物。
②巫媪:巫婆。

【译文】
王阳明十二岁时,继母常常虐待他,而他父亲远在京师任官,根本不知王阳明的遭遇。王阳明不得已,乃利用继母笃信佛教的弱点,于半夜悄悄起床,把茶盘放在佛堂门外,第二天早晨继母见了,觉得非常奇怪,可是日后每天都如此,继母不由得心中发毛,但她对王阳明的态度依然如故。有一天,王阳明到郊外找寻捕鸟人,买下一只平日罕见的怪鸟,放在继母被内。继母整理床铺时,突然看见这只怪鸟,害怕鬼魅作祟,便赶紧请来巫婆占卜。谁知王阳明早就买通巫婆,对继母说:“王状元前妻对自己儿子遭人虐待很生气,上告天帝,现在天帝派阴兵下凡拘捕你的魂魄,被中的怪鸟,就是阴兵的化身。”继母听了这话,吓得脸色发青,赶紧下跪谢罪,王阳明不觉心软,也下跪向天帝求情,一旁的巫婆故意连声叹息离去。从此继母对王阳明便视如己出。

京城士人
【原文】
《艺文类聚》①:京邑士人妇大妒,尝以长绳系夫脚,唤便牵绳。士密与巫妪谋,因妇眠,士以绳系羊,缘墙走避。妇觉,牵绳而羊至,大惊,召问巫。巫曰:“先人怪娘积恶,故郎君变羊,能悔,可祈请。”妇因抱羊痛哭悔誓,巫乃令七日斋。举家大小悉诣神前祈祝,士徐徐还,妇见,泣曰:“多日作羊,不辛苦耶?”士曰:“犹忆啖草不美,时作腹痛。”妇愈悲哀,后略复妒,士即伏地作羊鸣,妇惊起,永谢不敢。

【注释】
①《艺文类聚》:唐时欧阳询所编类书。

【译文】
《艺文类聚》记载,京城有个士人,他的妻子心性狭窄、疑心病重。平时睡觉用一根长绳绑在丈夫脚上,有事呼唤丈夫,就拉动长绳。士人实在无法忍受,就暗中与巫婆商量,回到家后,趁老婆熟睡后,将自己脚上的绳子解下来绑在羊腿上,偷偷爬墙离家。妇人睡醒后,拉动绳子,竟然来的是一只羊,震惊不已,就召来巫婆占卜。巫婆说:“你家列祖列宗怪你平日不善待丈夫,因此把你丈夫变成一只羊,如果你能悔过,就该诚心祈求上苍饶恕。”妇人听了,抱着羊儿痛哭,立誓悔过。巫婆于是把羊牵走,要妇人斋戒七天,斋戒期间全家大小都要在神前祝祷谢罪。士人回家后,妇人见了他,哭着问:“你变成羊有好多天了,辛不辛苦?”士人说:“一想到那股草味,我肚子就痛。”妇人听了更是难过。以后,妇人只要稍显妒意,士人就趴在地上学羊叫,妇人每次都立即惊慌地拉起士人,向天谢罪不敢再犯。

相关内容

热门推荐